瑞士女排精英赛永久性停办!这里有中国女排几代人的青春记忆

2020-02-17 00:05:00 来源: 我爱女排

北京时间2月16日,经外媒和组委会官方确认,瑞士女排精英赛将永久性停办。

这项有着36年历史,一度享有“小世界杯”美誉的传统比赛突然走到尽头,令人不胜唏嘘。

从1984年至今,除1997年和2012年停办外,瑞士女排精英赛每年举行一次,总共举办了34届。中国女排是主办方最青睐的球队之一,28次受邀参赛,6次夺冠的成绩仅次于古巴和巴西位列第三,20次登上领奖台则排名第一。

对中国女排来说,瑞士精英赛的意义远不止于冠军或奖牌。

30多年来,一代又一代的球员从这里登上国际舞台,稚嫩的新人在此起步成长,伤愈的老将在此找回状态。她们磨炼了技术,开阔了视野,甚至成长为国际巨星。

莱蒙湖畔的小城蒙德勒,成为中国女排历史中有着特殊意义的所在。

这里留下的一帧帧影像,一段段故事,值得中国女排永远铭记。

早上醒来推开窗户,眼前就是雄伟的阿尔卑斯山和倒映着雪山的莱蒙湖。

神清气爽享受丰盛的早餐之后,到湖边的树荫下转转,再背上包沿着两边开满鲜花的小路列队走到体育馆开始到达第一天的训练。

一路听着鸟鸣,一路赏着美景。

一年一度,春末夏初,在风光如画的小城蒙特勒举办的瑞士女排精英赛,是三十多年间几代女排姑娘心中美好的存在。

从1984年至2019年,这项赛事一共举办了34届,其中前四届规模很小,1988年,赛事得到国际排联认可,邀请到了中国、古巴两支强队参赛。

那一年,不满18岁的赖亚文跟随中国二队第一次来到瑞士蒙特勒。

当时中国和瑞士之间还没有直航班机,中国女排需要中转其他国家飞往日内瓦,比赛组委会派大巴车到日内瓦机场迎接。

1989年开始连续四年带领中国女排去蒙特勒参赛的主教练胡进回忆说:“前两年中国女排都是跟古巴队争夺冠军,1989年输了,1990年赢了,1991年因为赖亚文和周红半路赶去日本参加亚俱杯,球队人员不整,只打了第四名。”

在胡进的记忆中,有一张球队1990年首夺瑞士精英赛冠军的照片。

“是在日内瓦湖(后通称莱蒙湖)边拍的。”胡进说,“那时候没有手机,相机都很稀有,所以留下的照片很少。”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很少有中国人亲眼见识过瑞士小城如画的风景,受邀参加瑞士女排精英赛的中国女排教练队员有幸较早欣赏到了美景,但是条件所限,他们无法像现在这样随手拍下湖光山色,所以当年的所见,都只能遗憾地浓缩在“太美了”的感叹当中。

2014年中国女排出征瑞士精英赛,在从日内瓦到蒙特勒的大巴上,赖亚文想到自己第一次来蒙特勒时,这次随队出征的13名队员还都没有出生,直跟郎平感慨时间都去哪儿了。

惠若琪听到了赖亚文的话,忙建议:“赖导,你这次一定要找个你曾经拍过照的地方再拍一张,就有了那种时间都去哪儿了的感觉。我这次打算在酒店大堂那架钢琴那儿再拍一张,和2009年我第一次来一个姿势的。”

“小惠同学,1988年那会儿你以为是现在?我们自己手里哪儿有相机?”赖亚文反问道。

听到有队员问自己这是第几次来瑞士精英赛,赖亚文笑说:“太多次了,算不过来……”

直到2020年2月16日,当瑞士女排精英赛永久停办的消息传来,大概是瑞士精英赛历史参与次数最多的赖亚文才抽时间算出了确切数字——

从1988年瑞士精英赛成为国际赛事、也是中国女排首次参赛以来,32年间一共举办30届(1997年、2012年未办),赖亚文以队员、助理教练、领队身份,一共参与了23次!分别是1988年至1996年连续九年、1998年至2004年连续七年、2009至2011年连续三年、2014年、2016年至2018年连续三年。

听说瑞士精英赛永久停办,1993年开始担任中国女排队医的卫雍绩第一反应是:遗憾。

卫大夫第一次去瑞士蒙特勒是1994年。

“第一次参加瑞士赛,我们是从北京出发,在东京转机去美国,和美国队打对抗赛,一周时间在几个城市打,然后全队又去加拿大温伯格打四国赛。结束了四国赛,我们从加拿大去的蒙特勒。因为是提前几天到的,热情的组委会为我们安排了到洛桑参观国际排联老的总部、日内瓦万国宫的活动,我们还去了在伯尔尼的中国大使馆……”

25年间到蒙特勒不少于15次的卫大夫,和给中国队开车的老大爷都是熟人了。

“其实语言不通,交流很少,就是见面打招呼,但是时间长了,就感觉是老朋友见面,那种感觉还是挺亲切的。”

据说当年蒙特勒萌发办此比赛的念头,是因为那时当地有一支出色的女排球队,当地人热爱排球,很多人当志愿者,比赛说搞就搞起来了,这么多年,组委会的骨干一直都是那些人。

1988年中国女排第一次参赛时给中国队当大巴司机的志愿者,30多年一直在不同的岗位上为精英赛做事。当年的小伙子现在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老大爷了,赖亚文说他应该是自己在瑞士精英赛认识时间最长的老朋友。

人还是那些人,体育馆也还是那座体育馆。

熟悉瑞士精英赛的人都知道,皮埃尔体育馆顶棚过低,比赛中时常出现球打房顶的情况,这似乎已经成了瑞士精英赛的特点之一。

据说2012年瑞士精英赛因奥运会年赛事时间安排的问题停办那一年,组委会曾有意对体育馆进行更新改建,以更好地办好这项国际赛事。

但是因为球馆就建在莱蒙湖畔,按照当地的规矩,湖畔的房子不能过高,皮埃尔体育馆的改扩建计划没有得到批准,一直沿用至今。

1998年第一次参加瑞士精英赛的名将邱爱华也说:“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瑞士赛的存在,突然说以后就没有了感觉挺可惜的。”

在这个和瑞士精英赛说再见的时候,她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找出了她和教练、队友留在蒙特勒的回忆。

2000年,中国女排时隔十年第二次夺得瑞士精英赛冠军。

巧的是,这次夺冠,主教练还是胡进。

诸韵颖记得特别清楚那次夺冠后,组委会奖励给中国女排一大块奶酪!

”当时我们所有人都懵了,因为都不怎么喜欢吃奶酪,但是身边的古巴队看到我们有奶酪羡慕得不得了,最后我们就把那一大块车轮奶酪全都送给她们了……”

我爱女排

88看球直播 英超直播 NBA直播 足球视频直播 街头篮球视频 快速比分直播 中超2012赛程 英超直播 赔率数据 彩票网